不存在的人。
头像是一条盘曲折叠的猫肽。

【叶喻】一大块糖。

*lo主家糖罐子打了

@↑ ↑ ↓ ↓←→←→BA  @白色之心 不知道该艾特那个就都圈一下好了,来自太太的点文

*废话太多,其实正经内容没写多少,未完结。

*吃货的自我修养篇

*没问题的话就……GO?


1.

“叶神在看什么?”

 

联盟为了犒劳从苏黎世凯旋的英雄们,特地留了全队人在B市开庆功宴,刚回来的大家时差都还没能倒过来,基本都又多留了两天在B市睡觉倒时差,等这些大神们时差都调整的差不多了,外地的那些才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回家的回家,回战队的回战队。更有甚者直接决定出去度假。像王杰希这种家在B市的就早早回家了,而叶修却留在联盟安排的酒店,合计着把喻文州送上了飞机再回。

喻文州起床后去洗澡,叶修就坐外边等他。房间没配电脑,虽然说喻文州有带手提,但又没法打荣耀,无聊成疾的叶修环顾了下房间想找点什么东西打发等待时间,最后瞥见了桌子上扔着的前两天黄少天为了研究他去哪度假买来的旅游手册——还问了喻文州要不要跟他一起,但是被叶修言辞拒绝。正在叶修乱翻书的空当,喻文州披着睡衣刚好出来,没有干全的头发乖顺地贴在颈侧,身上松松垮垮披着大了一号的睡衣,腰间的带子也只是随随便便打了个结,喻文州踩着棉质拖鞋就这么毫无声响地走到背对他坐着的叶修身后,手指搭在略显瘦削的肩膀上,自顾自问了一句,可没等叶修回答他就俯下身去,另一只手绕过他颈侧直接碰到书页,手指翻回封面确认叶领队正看的东西。

“怎么,万年死宅的叶神也终于顿悟了想出去度假了吗?”拇指夹在叶修刚刚翻到的那页,看到了封面的喻文州便又给他把书翻了回去。

“我说喻文州你这是不是跟张新杰查房学通了,走路都不带声响的啊?”忽的出现在身后的人把叶修吓了一跳,喻文州的下巴轻轻搁在叶修肩上,双手把叶修圈在怀里,不输叶修的修长好看的手指代替他翻着眼前原本用来磨时间的手册,浏览的同时还不时点点头,骨头硌着骨头。叶修倒是觉得有些无聊,侧了侧头正好瞥见因为重力原因下垂的睡衣衣襟,以及因为没扣严实而漏出的几分春光。

“文州。”叶修突发奇想叫了他一声,喻文州把目光从旅游手册中移开,对上那双眼角微微下垂的眸子

“嗯?怎么了?”话音刚落,叶修就往前凑了两分,唇碰唇端直吻了上去

他口腔中烟草的味道和喻文州身上沐浴露的清香缠绕在一起,勾成了这个绵长又不激烈的吻的主色调。

“去旅行吧。”缠绵半晌后叶修满足地拉开一点距离,用仿佛考虑了很久的语气说道。

 

2.

原本准备夏休期回家看看的魏琛,却因为被老板娘留下来帮忙打理公会的事一直耽搁了回家的计划,再加上世界联赛的胜利,整个荣耀都处在一个沸腾的状态,自家队里有三个国家队选手的兴欣自然不用说,从战队到公会上上下下都热血沸腾。虽然缺了叶修的带领,但抢boss刷副本的热情依旧很高。从总决赛后就没日没夜帮着公会抢boss打团战的魏琛总算在第三天下午被老板娘踹去休息,这才得空摸出了一直静音的手机,看到上面来自喻文州的未接来电,抱着十分的疑惑就回拨了过去。

“喂?是文州啊,有什么事儿?”

“老魏同志你还记得起看手机啊。”喻文州的手机就在叶修手边放着,之前基本确定了两人要去X市,就想先问问家在当地的几个选手能不能给他们当个导游。原本叶修先拨了张新杰的电话,却只得知霸图要加训,所以张新杰整个夏休期都会留在Q市,只好顺带跟老韩问了声好就挂了电话。

下一个询问对象是魏琛,虽然叶修严重怀疑这人估计只对X市的网吧分布比较熟悉,其余的还不如他从旅行手册上看到的多,但还是在喻文州说尝试一下后拨了出去——然后没人接。

“先别管他了,八成被网游里的事儿缠着呢。”叶修他们刚回来的时候,陈果也给他和苏沐橙打了个电话,电话中也提到过最近网游和公会的事,这样推测完叶修似乎也不准备往下接着打电话了,索性拆了个棒棒糖跟嘴里叼着——酒店客房不让抽烟,喻文州也曾提醒叶修尽量少抽,还给他兜里随身备了几个棒棒糖,说是想抽的时候就吃颗糖转移一下注意力。

喻文州坐在叶修旁边的床边开了手提电脑,登上网页把他之前订的回G市的票给退了,又从叶修的包里翻出来身份证给两人订了明天飞往X市的机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再抬起头时,正好看见叶修拆开包装袋把棒棒糖叼在嘴里的样子,喻文州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把电脑合上放到一旁,站起身往前跨了一步就到了叶修面前,叶修也不说话,就这样仰头盯着喻文州,直到他嘴角染上一点轻轻浅浅的笑意,

“叶神,我也想吃糖。”喻文州没动,叶修倒也坦然,从口袋摸出来另一个棒棒糖就装作要递过去,手伸到一半被人扣住,喻文州又向前跨了半步,单腿跪在床上倾身向前,叶修只得往后靠,手肘半撑着身子差点没倒在床上,喻文州像是要报复之前的那个偷吻一样,也凑了过去要吻叶修,舌尖顺着唇形绕了一圈,没多停留直攻牙关,叶修还在估摸着一个术士怎么开始攻坚了的时候,却因为走神牙关被撬开,喻文州的舌头却忽然退了出去,也重新站起了身,同时抽走了叶修口中已经化开一半的棒棒糖,转眼间就放到了自己口中。

“我还是觉得,叶神这个比较好吃。”喻文州咬着糖,一脸表面人畜无害实则计划通的笑容看着他。就在叶修想着该怎么制裁这个人的时候,被铃声打断了思路,叶修侧头瞥到喻文州的手机屏幕,是魏琛的来电,喻文州没动,叶修就自个接起了电话。

“哟呵,怎么是老叶你啊。”魏琛这边点上烟舒舒服服抽了一口,听得电话这边的叶修有点牙痒痒。“这不是喻文州那小子的电话吗”

“他手速慢,我抢到就我接了。”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没什么跟他闲扯的心思,又开口“说正事呢,你这两天回家没,我跟文州准备去X市玩两天,有没有兴趣客串下导游啊魏琛同志?”

“没呢,这不公会的事嘛,一直耽搁了。再说了,就算我在家也不去,谁想看你俩在那秀秀秀欺负单身狗啊?”魏琛这句喊的声音有点大,连站在叶修身边的喻文州都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估摸着照这么下去这俩垃圾话技能点的一个比一个高的主保不准要吵起来,喻文州伸了手从叶修耳边拿走了电话,放到自己耳边。

“魏队消消气,”喻文州又挂上了习惯性的微笑,声音透过电波也柔和了几分“我跟叶修都很关爱动物的,如果魏队真的不方便来那就算了,我们自己玩也OK。那魏队好好休息,我就先挂电话了。”然后干脆利落地切断。

被挂了电话的魏琛同志表示,他迟早有一天得被这俩气得跟冯宪君成为病友咯……于是一边默念着心脏组合要不得啊要不得一边摁灭了烟头,准备回卧室把这几天欠的觉一口气补上。

 

3.

 

“这张新杰还挺够意思的嘛。”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喻文州开了手机准备查看未读消息的时候屏幕上方的提示栏就弹出来一条邮件提醒,来自张新杰。喻文州瞅了一眼,是张新杰自己整理的一些X市比较好的景点和小吃,说是为了表达无法给他们当导游的歉意,正好这有一份之前朋友去X市玩的时候求他整理的,就发了过来,希望能帮到叶修他俩。叶修瞅见喻文州看的认真,也就凑过来一起看着这一方手机屏幕上的内容。

“可不是吗,虽然文件不大,但这上面写的可比昨天看的那个旅游手册详细多了,张副不愧是以细心著称的人啊。”喻文州慨叹道。

夏天的好处就是带着墨镜不会有人怀疑你的目的,刚从世界联赛凯旋的两人虽然此刻不是在自己的主场城市,但还是要提防被认出来的可能,不过墨镜一架,危险就已经降了大半。傍晚的X市还算凉快,有点小风吹着倒也挺舒坦,机场大巴上两人一个打瞌睡一个继续看着张新杰提供的旅行攻略,喻文州不知道叶修哪来的坦然心态就这么放心把一切都交给自己裁决,但转念一想,要叶修决定这种事……还不如自己来。

张新杰给推荐了一家离市中心不算太远的酒店,等安定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了黑,方才在大巴上睡过一觉的叶修精神状态还不错,这么早就休息不是两人的风格,折腾了一天肚子也都饿了,X市的小吃又是一大特色,跟叶修商量了一下,俩人就出发朝着张新杰的攻略上给出的几乎包含X市全部名小吃的回民街去。

“张副队的攻略上写到了,X市的地标建筑就是前面那个,是叫做钟楼,而我们的目的地是离钟楼不远的鼓楼那边的回民街。”叶修叼着烟听喻文州说着,事实上他本身对旅游也未必有多大兴趣,但是就连魏琛那种跟他彼此彼此的宅男,都曾许多次跟他们战队人夸耀自己家乡小吃有多好多好。虽然平时一包泡面就能解决温饱,但对于偶尔的嘴上享受,叶修还是比较乐意的。喻文州就更不用说。联盟都说蓝雨战队伙食好,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喻文州是个对吃比较讲究的人,所以这次地目标,两人倒是一拍即合。

也许是心不在此的缘故,二人并未在钟楼面前多做停留,也就叶修感慨了一句在这么繁华的市中心放一个年代久远的古建筑看上去还真有点违和,喻文州倒觉得还好,X市原本就是个大都市,也是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这么看来古代与现代的融合显得挺巧妙

鼓楼确实离钟楼不远,顺着大路走了约莫二百米就能看见同样灯火辉煌的古建筑。钟楼是个比较标准的方形建筑,而鼓楼则更长一点,同样站在楼下就能看见鼓楼上那面鼓,据说以前还是可以敲的。叶修垫了脚尖瞅一眼,虽然没有旅游旺季的西湖那么夸张的人流量,但也不算少,喻文州右手握着手机正在确认着之后的目标,自然垂下的左手突然被人牵住,疑惑地抬头望过去,感受到他目光的叶修叼着烟闷哼了一句

“人挺多,哥怕你走丢了,就牵着点。”

街口就有好几个小摊吆喝卖着各样的饮料,酸梅汤雪梨汁还有石榴汁,大夏天的难免口干,喻文州要了一杯石榴汁两根吸管,叶修从出门就叼着的烟也算抽完了,摁灭了烟头接过塑料杯子,就着红色的吸管喝了一口还似乎很享受地咂了砸嘴,然后把杯子递回喻文州嘴边,指了指另外那跟蓝的吸管。喻文州低下头,含上蓝色的那吸管轻轻吸上一口把果汁送入口中,自然的甜香让原本就爱好甜味的喻文州心情愉悦不少,叶修看着他满足的表情低头笑了下,喻文州看见,没忍住也跟着他笑,眉眼都弯起来。吵吵嚷嚷的环境似乎并不干扰这两人有声无声的交流,两手合在一起,没扣紧但也不至于分开,恰到好处地把两个独立的人连接起来分享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4.

炭火的味道,肉的味道,辣椒的味道。

芝麻的味道,蜂蜜的味道,糯米的味道。

叶修刚把一块烤肉咽下肚,喻文州用牙签戳着的凉糕就递到了他嘴边,软糯清甜跟喻文州和家里人打电话时讲方言的声音一样。

喻文州用左手端着纸碗跟他对面站着,叶修抄起勺子拨掉最外面撒着的辣椒面,挖一勺碗底儿还热乎的半透明块状物,吹了两口气稍微凉下来了点才把勺子送到喻文州跟前

“凉粉,应该没多少辣子了,尝尝看?”叶修挑了挑眉意思自己可不是完全一无所知就跑出来玩的,喻文州低头去咬,温温热热的小玩意混杂了咸味还有一点叶修身上的烟味,把方才喻文州口中玫瑰花蜜的甘甜冲的一干二净,就这样你一勺我一口解决掉了一碗凉粉,从热到温从辣得烧口到逐渐习惯,喻文州不太吃辣子,所以表面部分就大多进了叶修的嘴。街上的小吃还不少,这两人并没有在进街没多久就浪费掉胃容量的打算,丢了只剩调味料葱花的纸碗就接着跟随人流往前晃,原本一人一份的吃的最后干脆都买成一份两人共分。往前挪了两个路口,喻文州看看差不多应该是这个位置,扯起叶修的手就左拐,一下没反应过来的叶修被带的绊了一个踉跄,等拐过来了这才稳下来速度。

过了路口人倒是少了不少,至少叶修被扯开这么一段距离他还能看见喻文州穿着白T恤的背影,没搞懂喻文州到底在干什么,叶修只好加快了几步走到他身边,喻文州倒是顾不上理他,左顾右盼寻找着什么,忽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指了指路边一个快被岁月整得没了痕迹的招牌,可算喘了口气

“凉皮,魏队以前也说过,张副的攻略里也有推荐,看来是很值得一来的地方啊。”

那店面不大,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摆了两三张有点年代的木制桌子,悬在头顶的灯泡不时还闪一闪,这会赶巧人不多,俩人进去找了张小桌子坐下,喻文州就去点吃的,招牌就那么巴掌大,是个专卖凉皮的店所以别的东西就几乎没有,喻文州想着刚吃过辣口的凉粉就点了份没辣子的,刚回去坐下没多久老板就把东西端了上来,也是小碗盛着,凉皮上浇了挺足量的芝麻酱,香味隔着不远都能闻见,喻文州率先挑了筷子把凉皮搅开,底下窝着点黄瓜丝绿豆芽让整一碗看起来不至于腻。

等这俩吃完再出来的时候,外边人似乎也没少多少,但是凉皮店外边却有几个排起队等座的人,一边庆幸真是赶了个好时机,这么大热天在外边干等还吃不到简直是罪孽,俩人舔着嘴唇心满意足往店外晃,哪个不自觉的时候手又扣到了一起,叶修也来不及抱怨二十分钟前喻文州拉他跑过路口差点绊倒的事儿,这会似乎真开了胃口,一双眼睛也左看右看找着有什么还没尝过的新奇玩意儿。

没走出去几步的喻文州就被甜香又勾住了魂,大红招牌上书龙须酥仨字儿,牌子底下倆青壮年一个拉一个拽扯着一大块形似拉面的物体,但是偏黄的色泽和空中飘散着的若有若无的甜味都表明了那玩意应该是糖,叶修看喻文州看的起兴,往前晃了两步瞅见一挺简陋的店面,里边的人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把馅料往白色丝状的外皮中包,一个个卷起来摆满一盒

“老板,这玩意叫啥?”叶修看那小东西还挺有意思,斜倚着门面旁的柱子问

“龙须酥”应该是每天要回答许多次的问题,老板照旧重复他的动作头也没抬

“甜的?”

“对。”

“那来一盒。”

等叶修捧着略显单薄的塑料盒子回到围了一圈的人群那,喻文州正东张西望地找他,四目相对叶修抬起他那双好看的过分的手冲喻文州五指轻蜷挥了两下,喻文州跨了几步就到了他跟前,一句担心的斥责还没出口,叶修就仗着自己手速比喻文州语速快,捏了一块龙须酥塞到喻文州嘴里,白色的小玩意入口即化,芝麻白糖的馅料也不算腻,喻文州定定地站着等口中的甜味全部化作口腔的余香才回了神,心满意足的蓝雨队长绽开了一个春暖花开的笑容,而叶修盯着他面前这人有点愣神,喻文州几乎无时无刻不是挂着微笑的,但笑得这么灿烂的时候确实少有,按叶修的话来说,这种时候就像在B市的晚上抬头偶然看见高清近距离的漫天星辰一样。

这下换叶修端着盒子,不时给喻文州递一块龙须酥,一路走着吃着也有点饱,就慢慢跟路上晃荡散步消食,一盒龙须酥也不多,不多久就下去的差不多,喻文州一口一个吃的浑然忘我,嘴角沾了零零星星的糖丝儿都没自觉,叶修倒是看的清楚,等这街上人稀稀拉拉了,瞅准机会把喻文州一扯钻进旁边的小巷,堪堪通过一人的巷口恰好能容纳二人贴墙而站,身高相仿正好平视对方眼睛,目光交汇的一刻即是电光火石,喻文州被叶修拽着手腕猛地拉近,预想中干柴烈火的吻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唇角的温热触感。喻文州失算了,叶修只是帮他舔掉嘴角的糖丝儿,如果忽略掉他大概率刻意小概率无意擦到喻文州唇缝的动作,这会是一个相当温柔而且别无他想的示好行为,可喻文州是谁啊,这会要还能信这位位列战术大师之首的叶•心脏•修跟他在这玩纯情,那他喻文州就是太轻敌了。

叶修顺着喻文州唇边描完一圈,直到微光下那两片轻薄的唇瓣都泛着水光,晶莹剔透,分外诱人。终归还是没藏起他的狐狸尾巴,放开喻文州没两秒就重新吻了上去,真正意义上的干柴烈火,烧的喻文州嘴唇周围都是热的。

“叶修。”喻文州抬手抵到叶修唇上,此刻打断散人技能的术士看上去并没什么威胁力,肩胛骨抵着身后的墙壁,两腿被叉开中间挡着叶修的一条腿,狭目半眯盯着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眸嘴角微微挑起,领口略宽的白T恤下露出白净的皮肤和形状优美的锁骨,被吻得久了一语出口尾音都带着满足的倦意

 

“回酒店吧。”


——————————————————————————————

咳,放到最后还有些话想说。

X市设定就是大部分默认的西安,写到这个一是自家主场城市比较熟悉,二是有个人等着我明年带她玩西安吃西安呢,而且人家关注点在后者,就想写出来先馋馋她。

其实原本只是慢慢写结果写到吃的就停不下来,后面又因为别的原因搁置了一周左右……私心觉得太敷衍了不太好,就想慢慢往后写。先给姑娘说声对不起,我我我会努力把后文吐出来的!

感谢跟我一起想(.)标题的 @脱水缩和  我还是很怂的没写完就扔出来了

总之,谢谢你看到这里,新年快乐,期盼来年能有更多叶喻的投喂!

评论(24)

热度(105)